托合齐罪孽没鳌拜和索额图重康熙为何对这些人用极刑

托合齐罪孽没鳌拜和索额图重康熙为何对这些人用极刑

康熙四十八年二月,康熙再立皇太子胤礽后,由于旧有君储等矛盾一直没有得到彻底解决,所以,很快就又爆发了康熙严惩皇太子党事件。而整个事件的导火索,又是以”托合齐等会饮案“为开端。托合齐原为安亲王家人,后转为内务府包衣

康熙四十八年二月,康熙再立皇太子胤礽后,由于旧有君储等矛盾一直没有得到彻底解决,所以,很快就又爆发了康熙严惩皇太子党事件。而整个事件的导火索,又是以”托合齐等会饮案“为开端。

托合齐原为安亲王家人,后转为内务府包衣,曾任广善库司库。以其为定嫔之兄、皇十二子之舅,受到康熙帝信任,并于康熙四十一年六月出任步军统领一职。康熙五十年十月二十日,又以托合齐有病为由,将其解职。

要知道,在清朝,步军统领一职可不是谁想当都能够当得上的。因为他时常要在皇帝身边,所以,他首先必须是皇帝格外信任的人。当然,只要当上步军统领的臣子,就一定又是皇帝格外宠信的人,托合齐就是这样一个人。在他担任步军统领期间,康熙对他的宠信绝对是非同一般的。

比如,托合齐担任步军统领时,“多有欺罔不法之事”,或者说他总干坏事,已经到了肆意妄为的地步,有史料就记载:“如出行必用亲王仪仗等”。不光如此,托合齐的许多不法行为已引起满朝文武百官的不满 ,进而纷纷上书参劾他,康熙见了,却又始终没有对他加以追究。可见,当时托合齐是如何深得康熙的宠信。

不过,接下来发生的一件事,还是终于引起了康熙的注意,并很快在康熙的关注下,迅速酿成了一个大事件,即后来有名的““托合齐会饮案”。

事情的起因同样是在康熙四十八年,只是时间已是冬天。在这个冬天,郡王多罗安去世,一向张狂的托合齐不顾正在多罗安郡王丧事期间,竟纠集部分满族官员,多次在都统鄂善家聚集、宴饮。这按清朝律制是绝对不允许的。所以被人告发。 前面说了,本来托合齐是康熙的宠臣,这件事被康熙知道后,康熙也是准备将大事化小,小事化了的。

罪孽没鳌拜和索额图重康熙为何对这些人用极刑

可是,待他细细琢磨一番之后,又突然觉得这事又非同寻常。因为这些参加宴饮人的身份都非同一般,他们分别是刑部尚书齐世武、兵部尚书耿额,还有八旗的一部分主要军官等。 而让康熙很快警觉起来的是。这些人的手上不但都掌握有很重的兵权,尤其托合齐,他是步军统领,直接负责保卫皇帝的安全,等康熙派人背后暗暗一查,又是让他很吃一惊,因为这些人不但是他的重臣,更是太子的人。

一时间,康熙便变得无比愤怒起来。康熙变得无比愤怒,其实还有另外一个原因,那就是他一直不以为太子争位。或者说,太子争位的根本原因并不在太子本人,而是在太子周围的这些人,所以,康熙恨太子周围的人比恨太子更甚。因为这些人极有可能会不惜以武力逼迫自己传位给皇太子。

再说清楚一些就是,康熙更坚信太子本人没有丝毫异心,而是他的党人在鼎力拥戴他策动他。后周时的赵匡胤,他的手下们不就上演过一场“黄袍加身“的好戏吗?所以,一旦查清楚了被自己十分宠信的托合齐竟是太子一伙,康熙的愤怒自是可想而知,当即要托合齐“以病乞假”辞职。

随后,也就是在托合齐被解职之后,康熙帝又在畅春园大西门内箭厅召见诸王、贝勒、文武大臣等,宣称:“诸大臣皆朕擢用之人,受恩五十年矣,其附皇太子者,意将何为也?”于是,当场逐个质问刑部尚书齐世武、兵部尚书耿额等。众人矢口否认结党。但康熙帝证据在手,也不多听他辩白,当下下令将他们锁拿候审。另外,又将已解职的步军统领托合齐,拘禁宗人府。

一件小小的“托合齐会饮案”,很快就酿成了一桩大案,以至凡是太子党的人,该革职的革职,该赐死的赐死。而最惨的又是“托合齐会饮案”的领头人托合齐和齐世武。

因为康熙下旨逮捕托合齐后,托合齐不久就病死在了狱中。但等案子彻底查明之后,康熙并没有因此放过他,而是采取了相当极端的处罚手段,下令将托合齐“锉尸扬灰”,而且不许收葬。

而相比之下,更惨的应该又是齐世武,在1712年康熙指责他“谄事”太子之后,居然残忍地下旨用铁钉将他钉在墙上,以至齐世武在墙上呼号数日才死。(原文来自美丽华北的头条号)

相关热词搜索:

托合齐罪孽没鳌拜和索额图重康熙为何对这些人用极刑

相关阅读:

南通市新闻资讯网版权与免责声明:

① 南通市新闻资讯网,未经允许不得转载或镜像;授权转载应在授权范围内使用,并注明来源,例:南通市新闻资讯网新闻。
② 部分内容转载自其他媒体,转载目的在于传递更多信息,并不代表本网赞同其观点和对其真实性负责。
③ 如因作品内容、版权和其他问题需要同本网联系的,请在30日内进行。
联系方式

滚动新闻更多>>

热点新闻更多>>

茶叶网更多>>

热点新闻更多>>